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体育app >第418章 悔不当初

第418章 悔不当初

满目灰败的裴汝焕闻声,立马转过身来,看到陆铭煜的一瞬,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,从陆铭煜的角度,清楚的看到他眸底水光闪烁。

“爸,苏然怎么会知道呢?谁告诉的?”陆铭煜先开口问。

“哎……”裴汝焕重重的叹息一声,“还能有谁,是璟熙,我没想到……”

这是他的疏忽,当时只想着让璟熙接受苏永茂夫妇,却没想到给苏然埋下了这么大一隐患。

真是悔不当初啊。

“我来吧。”陆铭煜看着眼前赭山紧闭的门,沉声说道。

裴汝焕点头,退开一步,把门口让给陆铭煜。

“苏然,是我,快把门打开。”低哑磁性的嗓音透过门板传了进去,却是一点也没有灌入耳府。

她蜷坐在床边,胳膊抱着膝盖,黯淡无光的眼眸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墙上的照片。

是她和裴璟晨的婚纱照。

多么可笑,多么刺眼,她的眼睛都快被那样‘幸福’‘恩爱’的画面灼伤了。

上帝是和她开了多大一玩笑,她的丈夫,她下决心相伴到老的男人,竟然是她的亲哥哥。

即便她和璟晨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可是她仍是难以接受这个残忍而可笑的事实。

她像自虐一般盯着墙上的婚纱照,直到双眼通红,却是流不出一滴眼泪来。

……

门外,陆铭煜就差把门板敲出一个大洞来,可里面安静极了,一丁点动静都没有,直到刘管家,轻声提醒了句——

“老爷,不会出什么事了吧。”

话落,面前两个男人的神经骤然绷紧到极致,就连呼吸都停止了,裴汝焕身体明显晃了下,被刘管家及时扶住,而陆铭煜,线条冷硬的侧脸,阴暗而可怖,叩门而举在半空的手,一点一点握成拳,因用力而轻颤不止。

下一秒,用尽全身的力气,一脚踹开了房门。

通红着眼冲了进去,入眼的是苏然如木偶一般安安静静的坐在床边。

顺着苏然空洞的视线看去,当看到墙上那副刺激过他无数次的婚纱照时,陆铭煜感觉自己的胸腔内涨满了酸楚,更多的是心疼。

竟是不敢再靠近了。

她太了解苏然了,表面越是冷静,越说明她内心的脆弱,所以他不能轻举妄动,以免弄碎了她脆弱不堪的心。

而身后的裴汝焕被刘管家搀扶进来,老泪纵横——

“然然……我的女儿……”

苏然像是从睡梦中被唤醒了般,缓缓的转过头来,当看清楚站在门口的三个人时,腾地从床上下来,视他们如毒蛇猛兽般,以迅雷之势往门口冲去……

裴汝焕不明所以的叫道,“然然……”生怕苏然出了什么差池,急忙起身,正要外往追。

就被陆铭煜拉住了,“我去追。”

话落,大步流星的追了出去……

“然然。”出了院子,大手一把拉住走在前面的苏然。

看着她眼神空洞的样子,陆铭煜的心涨疼的很,想要跟苏然一个拥抱,但生知她肯定拒绝,手抬到半空,只好作罢。

急忙的脱下外套,严严实实的把她娇小的身躯给包裹住。

看她因为冷而发红的鼻翼,要是放在以前,自己肯不会忍不住的低声呵斥她,怎么都照顾不好自己,但是现在才发现自己竟然舍不得大声说她一句。

“我不要你可怜!”鼻息间萦绕着男子身上特有的清香气味,苏然微闭上眼眸,然后猛然的想要把外套给脱掉,一脸怒气。

“然然,我怎么会可怜你?”只穿着单薄衬衣,还站在通风口处,陆铭煜的唇瓣微微颤抖,但怎么都比不上因为听了苏然这句冷漠无情的话而抖动的心。

“你滚!”扬高声音,冷眸中射出无尽寒箭,似乎是想要陆铭煜身穿百孔。

“然然,我们回去好不好?”放下身段,语气都软了半截。天那么冷,跑出来,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“回去?回哪?”苏然突然安静下来,眼神瞬间黯淡了许多,不由的问自己,该何处何从,到底哪才是她的家。

没有再说话,直直的往前走去,看着她这个样子,可真是急坏陆铭煜。

“你想去哪?我送你。”大手紧紧握住她的肩膀,想要从她空洞的眼眸中看出什么,但最后才发现,一切都是徒劳。

眼皮底下隐忍着的痛苦神情,在寒风的吹拂下,一切都变的虚无飘渺。

修长的身影就那样紧紧的跟在苏然的后面,半刻都不敢晃神。

深邃的眼眸底下充满的血丝,看着她这个样子,而天气又那么冷,陆铭煜二话不说转身往不远处走去。

一路上苏然的耳膜中都充斥着男子沉重的步伐,但最后才发现紧跟自己身后的那个声音,丢失了。

一丝苦涩笑意爬上眉梢,她不知道自己笑什么,或许是笑自己悲惨的命运吧。

正当自己终于看透的时候,身旁唆的一声,停了辆玄色座驾。

“上来。”陆铭煜紧抿唇瓣,两个字足以代表一切,但苏然哪里肯领情,压根就直接把他当成了空气。

墨黑眸子猛的冷缩,把车子停稳,直接下车把苏然打横抱起,虽然力气之大,但是到底还是轻轻的把她放到了副座驾驶位上。

细心的帮对方扣上安全带,这才启动车子。

“陆铭煜,你想要干什么?”苏然有些不解的看着静静开车,一言不发的陆铭煜,侧脸的他似乎是比以往更加冷峻不少。

“休息一下,马上就到家了。”细心的帮苏然盖好小毛毯,陆铭煜这才重新发动车子。

看着他认真的样子,苏然内心深处有种暖暖异样,是啊,最近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,自己还真的没有力气去争去要了。

这次苏然没有再反抗,而是安安静静的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熟悉街景,她没有想到陆铭煜会那么了解自己。

他真的送她回苏家。

下了车,苏然迫不及待的急忙往家里跑,现在她最想要见到的人就只有他们。

好想要从他们的口中得到最真切的答案,也不住的告诉自己也有可能这一切都只是在做梦,等梦醒了一切都好了。

一进门,苏然就一把抱住站在门口开门的尤敏佳。

“妈,我是不是您的女儿?”一路上隐忍着的泪水,就那么不争气的簌簌往下流淌,闻着尤敏佳身上熟悉的味道,一直忐忑的心,稍微的安定不少。

“孩子,你怎么会不是妈妈的女儿,你永远都是我的孩子。”尤敏佳语重心长的用手轻轻的拍着苏然的后背,就跟小时候,哄着她睡觉那样,看着孩子难过,自己这个当妈的哪里有不难受的道理。

而一旁的苏永茂只是叹了一口气,看到陆铭煜站在门口,就示意对方进来说话。

现在他最担心的人是苏家的女儿裴璟熙,看到苏然突然红着眼睛跑回来,苏永茂就猜测得出来肯定是孩子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等不及走进房间,苏永茂直接在院子里开口问。

“裴璟熙把一切都告诉然然了。”这种时候,也没必要隐瞒了。

听到这话,苏永茂并没有觉得有多大的意外,因为纸始终包不住火。而自己之前看到裴璟熙那么痛苦,有好几次都想要把事情的真实昭告天下了,但想到毕竟养了苏然那么多年,说没有感情那还真是说不过去,于是念在旧情也就没有过多刻意的想要去告诉苏然事情的原委。

但现在裴璟熙亲自把事情真相说了出来,那……璟熙呢?

苏永茂一脸急着,“璟熙还好吗?”

“不知道,我去的时候,璟熙已经离开了……”看今天的情况,陆铭煜思绪片刻,便把自己所知道的讲了出来,但自己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苏永茂厉声打断了。

“什么叫你不知道,婚没有离一天,你陆铭煜都还是她的丈夫,你怎么能够狠心置璟熙不顾,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?”苏永茂大声的呵斥眼前的男子,也不怕被屋外的人听到。

裴璟熙不见了,自己这个当父亲的能不担心吗?

对于苏永茂的责骂,陆铭煜只是垂了垂眼眸,高大的身子任由苏永茂揉拿,因为陆铭煜心知不管今日眼前的老人对自己怎么样,对方到底还是自己以前的岳父,于情于理都不应该针锋相对。

而裴璟熙离家出走,也不是自己所想要看到的。

一直以来自己都秉持着好聚好散,也不敢说到底是谁,才是这场婚姻闹剧的始怂恿者。

看着陆铭煜紧抿着薄唇,苏永茂缓缓的松开了自己的手,低头叹息。

“真真不知道你姓陆的有什么好,竟然会让然然跟璟熙都同时踏上你这搜船,而你也并不是什么英雄才俊,说到底也只是也没心没肺的人。就算璟熙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,不管怎么样,你到不能就那样仍由她流落到外面。人不是你这样做的。”一想到自己的亲生女儿在这么寒冷的冬日里,独自一人在外面无家可归,苏永茂的心就久久不能平静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